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江西农民种粮情况调查

2018-11-30 19:46:48

江西农民种粮情况调查

“粮价乃万价之本”,没有任何一种商品价格的变动会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上至中央领导,下至平民百姓,无不为粮食价格的涨跌而牵肠挂肚。新年伊始,当温家宝总理和苏北群众过元旦,并多次和农民算起粮价的时候,“今年打了多少粮食?卖了多少粮食?还有多少粮食?”成了温家宝反复向农民询问的三个数字。近期,粮食涨价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主要集中在粮食收益以及涨价影响上,而对于农民种粮具体状况的关注甚少,作为国内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江西省,其所辖的弋阳县和贵溪市都是全国百个商品粮基地之一,为此中国经济时报对上述两地农民种粮的情况进行了调查。种粮仍是“鸡肋”,主要解决口粮“粮食涨价,听说这几天粮贩子都收到85块钱一百斤了,可惜我是在72块钱就卖完了,没有赶上趟。”弋阳县弋江镇大树大队村民黄春明很无奈地对中国经济时报说。弋阳县地处江西省东北部,作为国家重点商品粮生产基地,虽然这几年国家通过一系列惠农支农政策减轻了农民的负担,尤其是国家实施了粮食保护价收购和免交农业税等等,但是在采访中很多村民还是认为,“不管粮价是涨还是跌,卖完了一合计也没有什么赚头,主要还是解决口粮”,“种粮食还是亏本的买卖”,以及“以后没有几个人会去种田的”。种了几十年田的村民张德贵对说:“虽说这两年粮食涨价了,一百斤谷子涨了一二十元,但那些化肥和农药也都跟着噌噌涨价,一合计三四个月忙活,每亩也就两三百块钱。”据张德贵介绍,村子里人多地少,平均每人8分地,按照每户四个人计算有3.2亩地,按照去年尿素92元/亩,农药50元/亩,种子30元/亩,耕地80元/亩,正常年份亩产800斤,依据现行72元/50千克的国家保护价计算,每亩净收入324元,若不除去口粮的话,每户种粮总收益是1036.8元,若按照现价的85元/50千克计算,每亩增收120元,但实际情况是,“粮食在涨价前一个月卖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口粮。”“这些农活都得自己干,不敢雇人帮忙,因为请人收割每亩要80块钱,一般几亩地要忙活七八天才完事。”张德贵说。近几年,随着我国粮食流通体制改革不断深入,粮食和生产资料价格日益市场化,然而在采访中得知很多农民认为粮价涨跌对于种粮意愿影响并不大,“就算粮价涨到100块钱一百斤,种粮也不会有多大收益,因为每户只有三四亩地。”在地处丘陵地段的贵溪市白田乡姚家村,据村民姚建国介绍,村子里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小孩,“种地大部分都是为了口粮,在家要养活一个人少要种4亩地,因为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平时没有钱往家汇。”此外,对于近期粮食涨价,姚建国对说:“说实话,种粮的人有时很怕粮食涨价,因为每次粮食涨价,那些种子化肥都会涨好多,但是每户人家除了口粮其实没有什么余粮出售了,买化肥种子的钱还得靠打零工和卖猪的钱。”据了解,2004年至今江西省在保护价收购和粮补、直补等基础上,相继出台了全面免征农业税,扩大农机补贴范围等一系列扶持粮食生产政策。对此,以前是村里会计的姚建国认为,“这些补贴政策意义不是很大。”既然如此,近年来国家的补贴政策使农民受益多少呢?在今年1月6日的一次经济会议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韩俊表示:“直补解决不了农民增收的问题,从2004年到2006年我们的各项直接补贴政策给农民带来的好处人均增加了21块钱,取消农业税等等所有的政策加在一起人均91块钱。”增收潜力减小农村土地经营模式渐变“现在谁还靠种地挣钱?”大树大队村民张大爷告诉他准备把家里的两头耕牛卖了,因为村里以前是一年种两季稻,张大爷的耕牛要忙上一个多月,而如今一季稻,半个月就可以“放假”了,“这牛除了耕地,其他也没有什么用,养着也是个累人的事情。”对于这种耕作习惯的变迁,姚建国表示:“现在种地找不到人,种一季稻比较省事,因为在家的一般都是50多岁的人,种粮是个累人的活,只要能走的都到外地打工去了。”在姚家村,整个村子大约有几十户人家,但很多房子都是空的没有人住。姚建国告诉由于缺少劳力,现在村里不光种地的人少了,就连这几天市里拨款实施的“村村通”工程开始在他们村子修路,一时也找不到劳力,“要在以前,这样的好事只要连夜开个会,第二天每户都会有人出工,现在花钱也很难请到几个人。”据张德贵介绍,前几年村里种粮食只是一部分,由于临近县城,很多农户以种菜为生,也有好多人搞养殖,“那时一个蔬菜大棚一年差不多一万元收入,要是承包个鱼塘的话那就要翻倍了,可是现在这些都没有人去弄了,在家的人都是守着自己的几分地。”采访中,虽然很多农民对于种粮的收益并不是很看重,但是像前几年耕地抛荒的现象已经没有了,姚建国对此解释道:“这几年虽说种粮不挣钱,但现在免除了农业税,在家的人都还是会把那些外出打工人家的田地承包下来,像我就承包了20多亩水田,一年几个月忙下来净收入也有个五六千元,也只有种得多了才有收入,要是每户三四亩的话多挣个口粮。”但是姚建国也向表示承包别人的田有很多的难处,他说:“由于是山区,没有什么副业可以经营,种粮成了的选择,但是种粮也不容易,首先是每亩田要交给出租户200斤水稻,除去种子化肥挣不了几个钱,另外连续两年遭受虫灾,去年光农药就花了一千多块钱,风险还是挺大的。”在农村耕地方面,大树大队则有所不同,据黄春明介绍,由于地处县城所在地,这几年农村土地的使用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他说:“邻村几乎一半的耕地被外地客商承包种植城市绿化所需的各种风景树苗,村民每亩也就收100块钱的租金,还有就是很多耕地由于修路被征用了,每户拿上几万块钱也就不用再种粮食了。”大树大队所辖几个村子原先的一些村级企业几乎没有几个存活的,当问及是否有增加农户收益诸如“公司+农户”的农业产业化模式时,黄春明对此表示:“从来没有,只是看电视的时候听说过这种事情,十几年来也没有听说过那个村子靠这个赚钱的。”种粮风险很大“种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村子里只有老弱病残和出不去的人才会在家种地,种粮食也是越来越难,因为风险很大。”黄春明对说。据了解,2005年和2006年连续两年,江西省在进入八月下旬的时候,天气异常,台风频繁,气温偏高,干旱少雨,出现了罕见的稻飞虱等病虫害,给全省大部分地区的晚稻生产造成了较为严重的影响。“遭虫灾的时候,农业局只给每个村发了几张通告,也没有个具体的防灾减灾方法,很多村民喷药没有什么统一的行动,只是今天喷药把虫子赶出自己的田,明天又被赶回来,到头来瞎忙活了半天。”黄春明对介绍说,“当时我们全家人都忙着买农药和喷药,差不多一个礼拜都守在田里,可还是减产了一半以上,一亩田也就收个四百多斤,还不够保本的。”由于遭遇两年的减产,姚建国对说:“我准备要求租金从200斤减到150斤,只有这样我才有点赚头。”除此之外,在采访中发现,在农村,农田水利建设也是一个制约种粮安全的重要问题。据黄春明介绍,原先农田水利是由村、乡派人向农户收取统筹提留和水利费,以集体的名义兴修渠道,统一调配用水,但是现在取消了乡村统筹后,农业用水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引水渠道没有人管了,干旱了,各家要么买个抽水泵要么凑点钱到别村买水,种粮食的水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方便及时了。”对此,张德贵说:“村里现在的引水渠还是1996年修的,从那以后就没有怎么清理过,现在都是村民需要用水了自己去疏通。”问及是否有农业保险或政策救济之类时,两地村民都表示了否定。采访中,很多村民对说:“除了种粮食冒风险,现在卖粮食也要多个心眼,要不一年白干了,闹不好还亏本。”对此,张德贵向解释道:“当时是72块钱一百斤卖的,现在起码也要85块钱了,那时候心里也没有什么把握,都是凭感觉这个价位差不多了,结果都好活了那些收粮食的人。”据了解,原先县里国有的粮食加工企业基本上私有化了,在沿浙赣铁路线的弋阳县第二米厂,当地居民告诉,这个厂子已经承包给了一家浙江的私人老板,大树大队村民的粮食基本上都是流向这个加工企业。(徐谷明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电缆桥架成型设备
清障车报价
DMT素颜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