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上海地铁车厢内的饮食行为或被禁止

2019-01-10 11:43: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海地铁车厢内的饮食行为或被禁止

上海地铁车厢内的饮食行为或被禁止,刚刚亮相并征询公众意见的新版《上海轨道交通管理条例》,已经将 在车站、车厢内饮食 列入禁止行为。而3月28日武汉发生的一女子因在地铁上吃热干面被拍,从而扣了拍照人一身热干面的事件引起友强烈关注。这两件事使得究竟该不该在地铁上吃东西,成了热议焦点。

反对

别剥夺吃口饭的权利

尽管新加坡、美国、德国等国家都有禁止在地铁内饮食的规定。但,完全不考虑国情的克隆行为,是少了温暖的美好和柔情。

武汉地铁热干面事件中,女孩的就餐行为有不文明的一面,也有无奈的一面。也许她还刚刚离开父母的翅膀,也许她是孤身一人的漂泊族,在快速吃口热干面后,还要去打拼,去寻找幸福的人生。在公众场合进食是不对的,可是作为同样身居基层的草根,我们是不是应该对女孩的行为给予一些关爱的宽容。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一个女孩愿意在众目睽睽的地铁里捧着一碗热干面来吃,不仅仅是道德问题,还有生活压力,她的行为让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不文明,也还有积极面对生活的感动。地铁进食的无奈,每一个人都应读懂。

任何一个规定的制定都有着它的合理性。但是合理性的制度也不能冰冷和无情。我们来分析一下在公共场合就餐的原因吧。一是工作时间紧张,确实没有一个宽松的时间段来安享早餐美味;二是很多用工单位没有人性化的关怀,比如单位设个简易食堂和就餐区;三是中国式的忙碌,表面上看是8小时工作制,可是工作时间内的活儿很是紧张,为什么很多人愿意在单位叫外卖,就是这个原因;四是遥远的上班距离,尤其是大城市,耗在路上的时间就足以让人痛苦不已,怪不得很多人说 的幸福就是缩短上班的距离 。

这样说来,上海地铁全面禁食缺少了温暖的关怀和柔情。有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呢?有,就看你是不是真正地关心这群为了生活而四处打拼的人们。一是,完全可以对在站台和车厢内进食的品种进行分类限制,比如对气味不太明显的食品就可以放开;二是,可以设立就餐区,拿出一些车厢给需要就餐的人们使用;三是,允许就餐,但对就餐后的乱扔塑料袋等垃圾的行为进行严格管理。这样既可以减少公共场所就餐的尴尬,也可以杜绝脏乱差现象的发生。这比生冷的禁食多了关爱的温度。

赞成

对陋习坚决 零容忍

上海地铁拟全范围禁食,有人叫好,有人大呼 伤不起 。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或举双手赞成或深感忧虑都在情理之中,不过权衡利弊,禁食可行,也很有必要。

不能断言在地铁车厢里进食就是不文明,但毫无疑问,这种将方便自己建立在危害他人利益之上的行为至少是损人利己的、不道德的。若问为什么乘地铁时吃早点,无非就是赶时间之类的;若再问为何不提前十来分钟出门,无非就是前天晚上加班、睡眠不足等。诚然,时间紧迫就要抓紧时间进餐,但地铁是公共场所,不是自家的餐厅,在上面进食多少是说不过去的。中国人的餐饮习惯注定食物尤其是早点大多是有异味的,挤地铁的人很多,空间又狭小,气味熏人在所难免,若是其中有晕车的闻到早点味道很容易呕吐,势必会对更多人造成困扰。其次就是,食物吃完了,或油腻或带有碎屑的包装袋怎么安置?这些赶时间的人一般不会把不干净的包装袋一直拿在手里,更不可能放进自己的包里,绝大多数都被随意丢在车厢里。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吃饭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力,但行使权力的方式和手段是有限制的,那就是不能侵犯到他人的合法权益。从这个意义上讲,地铁车厢里吃早点不是小事,必须得到纠正。所以,实施 地铁禁食令 完全可行。彼此宽容可以促进和谐,纠正不文明行为、敦促改变陋习同样可以促进和谐。因为,陋习 传染性 大,而且过度宽容就是放纵,对陋习就应该坚决 零容忍 。

延伸

更是对地铁服务不满

上海地铁 禁食令 确实与部分民意相呼应,并且借鉴参考了美、德等国家和地区的经验,而且国内的南京、长沙等地也有罚款制度出台,此时随《上海轨道交通管理条例》一起推出看起来无可厚非。但这些理由还不足以证明,全面禁食比允许饮食更符合公共利益和个人需求。

禁食令 是乘客之间的权利博弈。部分乘客认为在封闭空间里一个人吃饭一车厢人闻味,让人不舒服。部分乘客认为,怎么吃饭是个人私事,只要不乱丢垃圾就应当允许地铁内饮食。管理条例试图利用权力之手作出裁决,剥夺了少数人的饮食权利,此举并不可取,因为它也是涉事一方。

首先,上海地铁日客流量超过700万,根本没有那么多人力去执行 禁食令 ,只能是抓住谁算谁倒霉。其次,乘坐地铁者大部分都是为生活忙碌的群体,属于社会底层,应当互相体谅。再次,乘客个人素质的提高需要一个过程,用权力人为拔高不可行,这是官方懒政和公司懒管行为。

更何况,乘客在地铁车厢内饮食与国内地铁开发不到位有很大关系。比如法国地铁就像一个大超市,有百货店、饮食店、服装店以及各类自动售货机。日本地铁的售货亭出售饮料、点心、报刊乃至香烟。如果地铁空间能够重新规划,就能让环境、商业完美结合,个人饮食自然也就解决。此外,还可以采取其他办法解决车厢饮食问题,比如像 飞机餐 一样开发、销售便携、味小的饮食,比如像高铁和动车一样提供专门的饮食车厢。换言之,与其发布明知不可行的 禁食令 ,不如从地铁服务层面提升自己,用完善和优质的服务充当乘客权利之争的润滑剂,取得三赢局面。

部门和地铁方面不应只顾着充当权力裁判,更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不足。

禁食靠制度行不通

事实上关于地铁禁食话题的讨论已经有很多次,像之前的深圳、香港、武汉等地的地铁禁食规定出台时都引起了公众的广泛讨论,只是每一次讨论都没能得出一个统一性的结论,没能达成共识。根源就在于不管是出台地铁全面禁止饮食的政策,还是反对地铁全面禁止饮食,都有其合理性。

应当说地铁全面禁止饮食显然没有错,也是大势所趋,符合很多人的要求。但是,关键性问题是,地铁全面禁食的制度在目前脱离了地气,没有可操作性。禁止乘客在地铁车厢中以及地铁站内饮食,言外之意就是对于违规在地铁上饮食的乘客给予一定的惩处。但是,地铁实行的是公司化运营模式,地铁运营公司没有执法权,没有资格和权利对在地铁上违规饮食的乘客进行处罚,发现乘客在地铁上违规饮食,只能是劝导,并没有强制性的制止权。况且地铁上饮食也算不得违法乱纪行为,只是公德范畴的行为,请公安等有执法权部门介入有点浪费资源和过头。另一方面,从地铁公司的运营成本角度说,地铁运营公司不可能像火车一样,在地铁的每一节车厢安排列车员,专门查处和制止乘客饮食。更何况在地铁上饮食主要是在人员拥挤的上下班的高峰期,即使有执法人员在车上,也没有办法在车厢内来回走动进行执法。

在目前部分市民素质还很低,地铁文明还没有完全形成的情况下,对于地铁饮食等不文明行为,关键还是要依靠舆论制止和道德谴责,要让公众之间相互监督和约束,不要指望没有可操作性的制度性约束。所以,提高公民素质,建设地铁文明,靠乘客自觉拒绝在地铁上饮食才是正道,实际上欧美国家就是靠市民的自觉行为。另一方面,对于地铁饮食等问题,确实需要人性化引导,起码对于特殊人群的特殊饮食要求应当满足,不该 一刀切 地全面禁止饮食。

电子配料秤公司
保冷木块
优质智能锁厂家直销批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