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夫妻寻回被拐十八年儿子数千乡亲簇拥欢迎图

2018-11-02 11:56:47

夫妻寻回被拐十八年儿子 数千乡亲簇拥欢迎(图)

昨天,贵州习水县温水镇沸腾了。  在震耳欲聋的礼炮声中,周冬平和王伟一下车,成千上万的乡邻潮水一样涌向他们。老师的无心之过,人贩子的罪恶黑手,让周冬平和王伟的家庭四分五裂,但终究,他们还是回来了。这是家乡人整整18年的期盼。他们身影,慰藉着镇里另外一些失散了亲人的家庭。  “儿啊,娘苦等了你18年”  昨日下午2点38分,宝贝回家志愿者送周冬平和王伟的车刚到温水镇八公里以外,就看到了道路两旁停放着的数十辆迎接他们的车队。车上都悬挂着小旗,上面统一写着“十八年的期盼”。两人一下车,立即被潮水般涌来的乡邻簇拥着,省道302出现了短暂的交通中断。在前方,人们打出欢迎周冬平和王伟回家的横幅,礼炮在空中炸响。  大约半小时后,交通才恢复了畅通。车队进入温水镇,欢迎的场面又是另一番景象。成千上万的乡邻涌到街口。镇上的五星社区请来了腰鼓队,和满街热心的乡邻一道,将两人迎接到家。  今年60岁的赵福香老人告诉,这是他记事以来镇上隆重的一次欢迎仪式。“虽然这是两个家庭的事,但实际上也是我们镇18年所期盼来的奇迹。”乡邻们将周家围得水泄不通,希望见证周家一家团聚的喜庆场面。  站在家门口的杨治兰看了看白白胖胖的大儿子周杨,又看了看怀里又黑又瘦的周冬平,她一下子抱着儿子痛哭失声。“我的儿啊,娘苦苦等了你18年,老天终于再让我们母子见面……”杨治兰哭了20分钟,大家将她扶到屋里,她紧紧抱住失而复得的儿子。  依然保留着,小时候的照片  “哥,这是木材检查站,当年你还带我来这里玩过。”“哥,这是爷爷奶奶的家,你还记得吗?”一路上,亲弟弟王超不停地指点着路旁的景物对王伟述说着,好像要把失去哥哥的18年一下子拉回来。他在用家乡的一草一木,唤回王伟对家乡的记忆。坐在车内的王伟一言不发。“哥,你还记得这些不?”看着身边不说话的王伟,王超问道。“有一点印象。”王伟回答道,专注的眼神没有离开车窗。  到了王伟的家门,他的父母、外婆早已经等候在路中间。“儿子!”一声呼喊,王伟和父母、外婆相拥在一起。  “儿子,这是你小时候的照片,我们一直保留着。”上到家里的二层楼上,王伟的母亲李元琴从相册中找出王伟的照片递给了他。“我记得的,这是我。”轻轻的,王伟吐出了这句话。  孩子失踪夫妻离异  回想当年失子之痛,周冬平父母感慨不已。  当年温水二小(现温水镇中心校)的老师一念之差,碰上人贩子的黑手,她原本幸福的家庭就此四分五裂。杨治兰回忆,从小儿子周冬平被拐走后,丈夫和她离了婚,大儿子后来外出打工,一家四口天各一方。  在一周前听到小儿子周冬平要回来的消息后,杨治兰就开始失眠。这些年来,她从未放过一个能够找回儿子的机会。但每一次都失望而归。2007年,她得知浙江有一个也是贵州的孩子,于是立即赶过去看,但这个孩子并不是周冬平。  因为失去小儿子使得夫妻离异,对此,周冬平的父亲周兴全并不否认。这些年,他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一直在外地以打工为名寻找小儿子。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潮州市,当时他在一个工地上打工,听说一个叫姚处村(音)的地方有买来的孩子,其中一个孩子和周冬平年纪相仿,于是他决定前去看看。老板得知他去寻找儿子,担心他给工地惹来麻烦,就立即给他算清工资。周兴全抵达姚处村后,偷偷摸摸找到了老乡口中的那个孩子,结果当地人就来找他麻烦,他只能连滚带爬逃离姚处村。有一年他在家乡开了一个餐馆,但听说广州有可能找到周冬平,他立即关门赶了过去。为了找回小儿子,周兴全去过浙江、汕头、汕尾、广州、潮州等地。偷偷在地图上寻找“温水”  “王伟,你还记得当年带你们走的人的模样吗?”在温水镇派出所,民警问王伟。“是三个高高瘦瘦的男子,年龄大概在25到35岁之间。”王伟向民警讲述了他和周冬平被拐的经历。  被带出温水镇后,三名男子带他们上了火车。“在火车上,不听话就要被打。”王伟回忆说,下了火车,王伟和周冬平还有几个小孩一道,被关进了一间黑屋子,等待别人上门挑选他们。“当时,那里买儿子的价格是6000元一个。我想,我和周冬平也应该是这个价格被卖掉的。”  王伟说,他一直牢牢记住父母的名字。“我还记得,我的家在温水。但是,温水又在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王伟对民警描述着自己的思乡之苦。十二三岁的时候,上了初中,他就偷偷在地图上寻找有叫“温水”的地名。他在地图上,找到了贵州习水县温水镇。“那时候,我就盼望着能够回到‘温水’这个地方。我没有想到,这个梦想在今天终于实现了。”说完,王伟用手悄悄的擦拭了一下眼角。  昨日下午,在温水镇派出所见到了习水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任宇。他曾专程赶赴温水调查了解当初两人被拐案件。“当初,我们对案件展开了大量调查走访。福建、浙江等地,凡是拐卖儿童猖獗的地方我们都走到了。但是,由于线索不明,终没有找到被拐的周冬平和王伟。”任宇对说,现在,两人回到了故乡,他们决定再次对此案寻找突破口,成立专案组,重新对两人被拐案件进行侦查、争取早日抓住人贩子。  两个班主任至今未现身  在寻找孩子未果后,2005年,周冬平、王伟两人的家长向法院提起诉状,要求学校赔偿两人家庭寻找周冬平、王伟所付出的费用。终,经过法院调解,学校分别向两个家庭支付了28000元和3万元的费用。  “其实,这十八年来,周冬平、王伟的两个班主任老师也背负着沉重的情感包袱。这次,周冬平和王伟的回家,两位老师也该释怀了吧。”王伟的堂哥王泽军感叹。但是杨治兰和李元琴在谈到当年让孩子到操场上的老师时,仍然义愤填膺。“得知孩子回来,老师和校方都不闻不问,那怕来我们家看孩子一眼也好。”杨治兰说。  在温水镇采访时,也试图联系两人的班主任老师,但是,两位老师的一个处于关机状态,一个暂时无法接通。  留福建还是回贵州尊重孩子的选择  昨日下午,王家在镇上摆了流水席,到下午5点,流水席摆了50余桌。直到昨晚11点,流水席才结束。  宝贝回家志愿者带着周冬平和王伟及其家人来到温水镇派出所采集DNA样本进行比对。待DNA检测结果出来认定后,就能确定两人与这两个家庭的关系。但是,一旦亲子关系确认后,他们就将面临选择回福建还是留在贵州的难题。  李元琴告诉,在联系上王伟时,她曾经在上要求儿子留在贵州,“但是他没有给我任何回复”。“虽然他是我们的亲生孩子,可在福建的养父母抚养他18年,也有养育之恩,而且他现在已经成年,能够为自己的未来作决定,因此我们尊重他的选择。”  周冬平的家人也表示,他们也尊重孩子的选择。  ⊙相关链接  孩子被拐后怎么办?  被拐18年的周冬平和王伟回到家,给当地丢失了孩子的家庭带来了希望。10余个被拐孩子的家庭来找宝贝回家志愿者,希望也将他们寻亲的信息公布在上。宝贝回家志愿者提醒,孩子被拐后,寻亲信息要包含孩子的姓名,出生年月,体貌特征,生活习惯等具体细节,以方便志愿者及时准确地提供相关信息。  孩子被拐后家长该怎么做?青岩派出所的民警王毅恒提出了以下几点建议:  一、马上找4个以上认识你孩子的人,以快的速度到火车站、码头等地,假如是人贩子,他们可能会通过车站等地将孩子带出去。  二、留一个人在家接听。  三、孩子走失后,家长要到公安部门采集血样以便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为寻找失踪的孩子提供有效数据。  四、经常关注公安部政府站全国“打拐”专项行动专栏“宝贝寻家”栏目公布失踪孩子信息。  如何防止子女被拐卖?  1、不要让孩子离开家长视线范围;  2、不要将孩子单独留在家中或店铺里;  3、不要把孩子交给陌生人看管或带走,无暇照顾孩子时,把孩子交给可信赖的亲朋好友;  4、不要让孩子独自在门外玩耍;  5、不要让孩子在没有大人看护的情况下跟随其他孩子外出玩耍;  6、与邻居和睦相处,遇事彼此照应;  7、带孩子外出时,留意四周情况,注意是否有人、车跟随;  8、给孩子佩戴有家庭相关信息的物品;  9、不要带小孩到偏僻人少的地方,带孩子在马路上行走时,尽量靠里走,注意防范后面来的摩托车、面包车;  10、如您的小孩不足1岁,外出时请尽量使用婴儿专用背带,将孩子挂在胸前;  11、坐手推车的孩子要系好安全带;  12、将孩子放在自行车后座时,注意系好安全带,或让一名家长在后面看着;  13、孩子能说话时,教会孩子背诵家庭号码、所住城市和小区名、家庭成员的名字;  14、教会孩子遇事打110求助;  15、教会孩子辨认警察、军人、保安等穿制服的人员;  16、教育孩子一旦在商场、超市、公园等公共场所与父母走失,马上找穿制服的工作人员;  17、注意孩子身上一些明显的体表特征,如黑痣、胎记、伤疤等;  18、如需聘请保姆,请到正规保姆介绍机构聘请保姆,保留好保姆的身份证复印件和清晰的生活近照;  19、在医院不要把新生儿交给不认识的医护人员,睡觉时锁好房门;(贵州都市报 吴华 刘昌敏 邱凌峰)

畜牧养殖干湿分离机
标书翻译
屏蔽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