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媒体追问河北肃宁枪击案打死警察的枪从何而

2018-10-31 13:18:02

媒体追问河北肃宁枪击案:打死警察的枪从何而来

庆安未安,肃宁未宁。

河北肃宁,沧州古地,曾称河间。今天,枪声还未散去的肃宁,再次传来令人心痛的消息——之前在围捕嫌犯过程中中枪牺牲的肃宁公安局政委薛永清之妻,因悲伤过度在宾馆内跳楼身亡。

围绕着嫌犯刘双瑞的疑云仍未散去——他为什么持枪在村内行凶,打死两名同村居民;他是否如此前媒体通报所云,长期患有精神分裂症;但关键的问题在于:那杆终致使两名民警死亡的双筒猎枪,究竟从何而来?

枪法

在村民的描述里,终死在自家老宅屋顶的刘双瑞,平时看上去与常人并无二致。

今年55岁的刘双瑞,曾经是肃宁县杂技团的一员。这并不难理解——沧州本身就是武术之乡,下辖的吴桥更是举世闻名。杂技是口青春饭,终回到村里的刘双瑞没有像同村发家致富的村民一样操起动物皮毛生意,而是继续以务农为生。他有三个已经出嫁的女儿,和妻子共同生活,“平日里和和气气”,“没有毛病,跟其他人一个样”。

不过,媒体采访到的村民也表示,刘双瑞作案使用的钢珠散弹枪,属于“私制私藏”。年轻时,他擅长打猎,在同村的同龄人中枪法出众,“可以在雪地里轻易击中疾奔野兔”。

6月9日那个漆黑的凌晨里,他持着带有自动退壳装置的双管猎枪,在4户村民家中游窜,打死两人,打伤数人;在等待警方到来的一个多小时里,他在树林里用砖瓦堆积起掩体,冷静地伏击警察;终警方将他围猎在院子里时,发现他已经死去,却无法立即判断他究竟是自杀还是被击毙。

记忆

大概是七八年前,写下这篇文章的岛叔在广州火车站等待北上的列车。内急来袭,当时还年轻的我匆匆冲入幽暗的厕所,找到单间并反手带上门——在那个光线并不明亮的狭小空间里,我打亮了发短信,也通过的背光注意到了门背面的字迹。那是一行黑色白板笔写下的字,带着匆匆的痕迹:枪支弹药,迷药假钞,138xxxxxx……

当时对广州还不熟悉的我,一下子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脑子里瞬间补出很多画面,觉得城里的天地就是广阔。直到一年之后我回到生养自己的北方小城,发现在我大姨家那座老旧的家属楼墙上,也有一行类似的字迹,上书“枪支追债135xxxx……”

习惯于在侠客岛上看段子的亲们,我要很严肃地声明,这两个不是段子。

在岛叔的记忆里,枪支这种东西是属于5岁之前的。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住在筒子楼里的我,曾经分到隔壁邻居叔叔的一碗“野猪肉”——那是他们几个大人背着猎枪去打来的。5岁的我也曾经摸过一把手枪,那是属于我做法警的大表哥的,端在手里冰凉沉重。

之后,他们的枪支都被收了去。去年岛叔去内蒙,当地的小哥无不遗憾地告诉我,林子保护得很好,野生动物很多,狍子野猪飞龙狐狸都有,可惜猎枪早就被收了,不然到了冬天大雪封山的时候去林子里打点野味,也是人间极乐……

然而到今天写文章翻检资料岛叔才发现,虽然有着世界上堪称严格的枪械管理办法,然而民间的枪支拥有和流通,依然处于半公开的地下状态。

案件

事实上,近年来,关于枪击的案件一直不少。

比如那个“爆头哥”周志华,就曾经在闹市里持枪打死取钱的市民,而他的枪,则抢劫自一名哨兵;已经被执行死刑的刘汉,在见诸报道的黑势力帝国中,其武库中也有n多枪支弹药,提供者中不乏当地公安干警,而刘汉早在广汉地区“成名”,则也来自于一场光天化日之下的茶馆枪杀;2009年的武汉大学,嫌犯也曾持枪劫持两名人质;2010年的湖南永州,一名邮政分局的保安队长也曾因自觉遭受“司法不公”,冲入法院开枪扫射然后自杀,酿成4死3伤……

如果再把时间往早推一些,你就会发现,在中国警察上,有一篇名为《中国三大黑枪基地揭秘》的文章。里面分析说,青海省化隆县、贵州省松桃县以及广西合浦县是我国三大黑枪基地,“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贫困,黑枪制造者共同追逐的都是暴利”——一支成本不过两三百元的枪支,经过多道运输转手,终能卖到上万元。在暴利的驱使下,村民白天种地,晚上制枪,甚至全家、全村出动——听起来就像是广东那个制毒贩毒的村庄,那里也是人手一把枪。

市场

黑社会、盗猎者、“民间狩猎爱好者”、甚至是“暴发户”式的企业家,都是地下枪支弹药的买卖者。在岛叔的记忆里,一些厂矿、地产拆迁的现场,也不乏有过“持枪火并”的传闻。

不必把事情说得太过玄乎。事实上,如果你今天在百度里搜索“中国枪支黑市”的关键词,一些站依然打得开、卖得动。

比如,一个名为“打鸟气枪”的站上,就有狙击气枪、进口气枪、国产气枪、真枪-军用手枪等分类,“配两个弹夹、1根通条、1个油壶”的54式手枪,标价4800元;64式手枪,6500元;AWP狙击步枪,8800元;温彻斯特半自动步枪,11800元。

而在另一个汽枪专卖的站上,七连发猎枪只需3200元,九二式手枪7200元。标注着“本月购枪优惠”的消息下面体贴地写着:“货到付款,专人专车送货,在没有交定金的情况下希望各位朋友诚心下单。”

真的,岛叔不是军事爱好者,也不是狩猎爱好者。这只是为了写文章而进行的随机搜索。不难想象,在“有需求”的人那里,更加专业、更加隐秘也更加“安全”的渠道,肯定依然通过口口相传或是单线联系的方式存在着。

刘双瑞的枪从那儿来?也许从这里,也许不是,但肯定是不合法的途径。相对于大洋彼岸每年3万人死于枪击的美利坚,管制更加严格的中国死亡人数也许没有这么高,但已经足够引起重视;在彻查肃宁案件之余,更需要做的或许是切断非法枪支的制售渠道——这才是治理此类案件的治本之道。

文/公子无忌

事实+

我国非法枪支泛滥

有关专家学者认为,今天用泛滥这两个字来形容我国非法枪支的现状已不过分。但因涉及到保密问题,相关的数字不能向媒体透露。而对黑枪问题,各地警方也表现出了十分谨慎的态度,对所取得的战果也不愿详谈。贵州省铜仁地区松桃县和青海省化隆县都是因民间制贩枪支而“闻名”的地区。

专家认为,造枪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工艺过程--构造简单:有枪口有撞针有弹簧足矣;原理简单:子弹通过撞击,沿一定轨迹发射;技术简单:从事过机械制造和修理行业的工人照图纸就能操作。在2001年,一支普通手枪的基本成本也就100元左右。

任何人未经批准,不得私自制造、出售、携带和持有枪枝,不管其制造和持有的枪枝用于什么,或是否造成了后果,只要他有制造、出售、携带和持有行为,都是犯罪,都应受到刑事处罚。违反国家有关枪支、弹药、爆炸物管理的法规,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危害公共安全的,将构成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罪。触犯这一罪行的将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腾讯综合南方周末、人民报道)

原标题:媒体追问河北肃宁枪击案:打死警察的枪从何而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励磁开关
铝单板价格
五莲石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