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民营资本冷落县级公立医院二甲三乙医院成热

2018-10-29 12:49:03

民营资本冷落县级公立医院 二甲三乙医院成热点

“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是近一年医改政策中频繁出现的字眼。从去年10月起,国家密集出台相关扶持政策,今年2月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指出,扶持民营医疗机构发展,引导民营医疗机构与公立医院公平发展。这些政策信号引爆了市场对民营医院的投资热情。

嗅觉灵敏的上市公司早已提前“入场”。据W IND统计,沪深两市涉及民营医院的相关概念股共有11只。2013年10月9日至今,11只股票平均上涨35.9%,其中恒康医疗上涨77%、复星医疗上涨68%、通策医疗上涨48%。《经济参考报》调研发现,尽管今年国家政策指向县级公立医院改制,但由于存在产权不清、经营不善等问题,不少民营资本对县级公立医院改制并不感冒,而未来资本投资的主要方向仍是二甲、三乙综合医院。

引爆

医疗服务业投资热情高涨

普华永道中国咨询部合伙人聂磊表示,2013年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对医疗行业的投资热度将继续上升。私募基金对医疗领域的关注由来已久,而在过去1至2年,很多私募基金更是成立了专注于医疗行业的投资团队,对于医院的投资热情也在上升。“凤凰医疗集团在香港上市也给了投资人更大的信心,估计医疗行业投资增长的趋势将更加明显。”他说。

“2014年将迎来医疗服务行业变革的历史性时刻,医疗服务产业投资时间来临,这将是一个时间跨度很长且收益极高的投资机会。”申银万国研报指出,医疗服务行业是我国少数未经市场化变革的“处女地”,新医改推动医疗需求大幅上升,医疗服务行业落后的盈利模式制约全产业发展。新医改政策是触动资本投资医疗服务业关键因素。

去年10月,国务院明确提出至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要达到总量的20%。卫计委在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今年卫生工作的重点是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再增加700个试点县,2015年在全国推开县级公立医院改革。

江苏省卫生厅厅长王咏红指出,从今年起,在江苏省公立医疗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政府原则上不再新办综合性公立医疗机构。浙江省卫生计生委主任杨敬说,浙江省挑选出了100个左右项目向社会资本开放,床位达3000张,总投资额170多亿元。截至去年12月底,40个项目中已签约36个,总投资额达70亿元。

河南省政府也在近日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15年河南将建30所二级以上民办医院。

“为了推进公立医院改革,破解以药养医的历史难题,政府大力推进民营医院发展,医疗服务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海通证券研报指出。

据悉,目前上市公司中医疗服务为标的公司分为四类。一是纯粹的医疗服务企业爱尔眼科、通策医疗;二是通过并购获取医院资源的复星医药、新华医疗、信邦制药等;三是伴随医疗服务发展而发展的迪安诊断、和佳股份等;三是受益于公立医院改革的如诊断试剂公司利德曼,提供医院一体化解决方案。

而这些公司近在资本市场上都频频出手布局医疗服务业。恒康医疗受让邛崃福利医院100%股权,打响了马年收购的枪。随后复星医药也于2月18日发布公告,参与美中互利私有化。美中互利为美国医疗健康公司,其经营的和睦家医院和诊所络已覆盖北京、上海和广州。

信邦制药也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科开医药98.25%股权。科开医药主营医疗服务和医药流通业务,均在贵州省内位居前列,其中贵州肿瘤医院为贵州省内三甲肿瘤专科医院。

困境

县级公立医院吸金难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政策为社会资本介入医疗服务业提供了契机,也为培育中国民营大型医疗集团提供了土壤。而今年医改政策指向的县级公立医院,是否将成为下一个投资热点?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指出,国家明确了医疗改革中市场化的地位和作用,未来更多的资本会更青睐公立医院。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认为,县级公立医院改制给民营资本带来了投资机会。因为县级公立医院在整个公立医院改革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县医院相比乡医院功能齐全,能够承接乡医院的病患,缓解到城市就医的压力。所以,提高医疗服务水平,突破以往的手术限制,让老百姓常见病、多发病90%留在县医院,是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难点,这需要引进资本才能有助于解决。

但是,一些投资人并不认为县级公立医院改革潜藏了商机。“现在的改革仅停留在社会层面,比如支付价格、病种付费等方面,并未大规模地涉及产权改革。”清科创投董事总经理冯苏强告诉,无论对于产业资本,还是创投资本来说,产权不明晰的标的,大家会非常谨慎。而且社会资本进入公立医院后,需要解决如何保障医生的收益、维护其社会地位等方面的问题。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公立医院都是非营利性的医院,其权利和义务并不直接对应。投资基金进入后如何清算、利润如何分配等都是一些难点。投资人需要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比如V IE(可变利益实体)结构来“绕道”投资。

一位接近莆田系的人士指出,莆田系更愿意成为医疗市场的增量,即自办医院“公立医院的水太深,民营资本进入还是有很多顾虑的。好的公立医院不欢迎民营资本,即便进去了,也是小股东;而差的公立医院,往往经营不善,体制不活,历史包袱沉重,要搞活太难,搞不好还会被套。”

聂磊指出,目前投资人在投资非营利性医院时也面临一些会计和法律方面的障碍“我们期待未来政策在这方面能实现进一步突破。”他说。[1][2]下一页热土

资本未来角逐二甲、三乙医院

《经济参考报》了解到,目前社会资本介入医疗服务行业有四大模式。一是新建私立医院,但投资额较大、培育期长、风险较高,一般不采用。二是收购私立医院,无需经历培育期,通过医院管理运营优化提升盈利能力,不足之处在于收购竞争激烈。三是公立医院转制并收购,但涉及多方利益与非转营等政策障碍。四是公立医院托管,不涉及公立医院产权,仅通过委托经营方式获取医院管理费和供应链管理利润。

“采取托管和收购私立医院的方式比较常见。”冯苏强指出,医院具有重资产属性,医生是医院的核心资产,医院行业壁垒高,因此社会资本比较喜好这两种方式。

目前,民营医院领域形成了莆田系、复星系、华润系、恒康系等派别。那么,究竟那一种模式将代表未来民营医疗领域发展方向?

“未来民营医院朝规模性医院、高技术的专科医院、工业区范围内的平价医院发展。”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认为“国家队”凭借着先天优势,更容易拿下同血缘的医院,比较偏向稳定的发展模式;而民营企业与其竞争更看重市场机会,敢于投资风险较高的项目,与国家队恰好形成互补。由于性质的差异,民营医院未来的发展也迥异,国家队注重“量”,惠及更多的患者,民营系在乎“质”,以专而优的服务占领市场。

作为北京市顺义区批准的家脑康复民营医院北京世源国泰医院负责人告诉,未来民营医院的发展方向可能是复星医疗旗下和睦家医院模式,北京三博脑科医院模式。和睦家医院主要做高端妇幼业务、主打服务好的牌子,而三博脑科医院业务以神经外科手术为主、希望提供优质技术构建国际的多学科合作神经疾病会诊中心。

冯苏强则认为,未来二甲、三乙公立综合医院可能成为各路资本角逐的战场。二、三线城市医疗服务可及性差、缺少全科医生,这也是政府支持的方向。投资的主体可能以当地实业企业或与创投联合投资为主,这样一方面有利于同当地政府部门沟通,另外一方面医院内部很多问题比较容易化解。

原标题:民营资本冷落县级公立医院二甲三乙医院成热点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细石混凝土输送泵
万固观澜府
铅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